梦里不知身是客(小说)

日期:2019-03-04 01:06:04 作者:勾佥缚 阅读:

繁�w中文 嗨!美女!当我跟他异口同声地对面前经过的美女打招呼时,我才意识到,我们大概是同一类人 那个金发美女当然没有理会我们两个醉汉,远远地抛来一个妩媚的飞吻,算是答谢我们对她的赞美,然后扭动着年轻有力的腰肢走开了剩下我们两个大男人相对会心一笑 你是中国人他问我 是我点点头 从哪里来的他一边说着,一边向我这边挪近过来由于活动幅度大,他脚前堆放的啤酒瓶被他踢倒好几支他比我能喝多了刚才我就一边喝一边数他的那些啤酒瓶应该不止十瓶 北京不过,老家不是北京的我老老实实地说 在北京读书的我也是他一副了然的样子 僵局这样被打开,接下来自然会有很多话题 奇怪,人和人有的时候,即使离得很近,也会像是两团不会亲近的空气而一旦有所交流,便会发现,其实,空气跟空气是可以有很多融合在一起的地方 就像我和他,我们是人,年纪相仿的两个男人,两个在感恩节的晚上不回家游荡在异国他乡陌生角落的两个男人,面对着眼前的秋湖水,一瓶接一瓶地,想要把自己灌醉而在那一声嗨之前,我们坐在相距彼此不到三米的地方,各喝各的酒,互不理睬 你干嘛不回家一个人在这边他问我 不是家里人都在这边我把脚边的一个小石子踢开它在那里很久,我一直看它不顺眼 哈哈,跟老婆吵架了他说着,给自己灌了一大口酒还没等我开口,接着说,两口子吵架,床头吵床尾合没什么大不了的早点回家吧女人嘛,哄哄她就好了他一副过来人的口气 我怎么会不知道这样简单的道理呢四十几岁的男人,如果连这个还不知道,就真的是白活了 你呢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喝口酒问他,一个人在这边 就剩一个人了他说声音一下子落寞得像手里空着的酒瓶 哦,离婚了我接着他的话 这样的婚姻在这边太多了出来之后,很多人说,婚姻比国内时稳定其实真的很难说 婚姻这种事,跟人种国界没有关系只跟人性有关系或者跟命运有关命运有高有低,婚姻就一样面临着起落 贫穷和富贵,都是婚姻的试金石有的人只能跟你共富贵,有的人只能跟你共患难能够共你起起落落,始终没有脱出相伴的有效界限,那真的是三生修来的福气 所以很多时候,不是夫妻多么恩爱,只是两人命运顺遂,没有经历什么大波大浪的考验而已就像男人的定力,不是柳下惠多么高尚,只是那个怀里的诱惑不够大,而已 人是经不起诱惑的,就像婚姻经不起波浪 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说,再找一个这世上,两条腿的女人不是多的去了大丈夫何患无妻找一个更好的,活个样子给她看看,让她偷着哭去我安慰他 我老婆已经过世了我��嗦了一大堆之后,他说出这么一句话 我马上闭嘴今天真的喝多了我平常话不是这么多的,像个娘们 你说的也对,两条腿的女人不多了去了他看我沉默,自己又主动挑起话题,却说到一半,又打住,打开一瓶新的啤酒,一口气喝下大半瓶,然后,咂咂嘴,深深叹口气 老弟-----,他在称呼我,意味深长的感觉我把头转过去,对着他,表示倾听他应该有很多话要说 老弟啊,你还年轻不知道,人这一辈子,有些人是不能缺的,一旦缺了,是补不回来的……他的舌头有点打结,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听来像是哭声 我知道他在说什么所以我听到他老婆的事就一直闭嘴他看起来还真的像一个痴情的男人如今这样痴情的老公真是不多见了夫妻一方离世后,另一方还能如此想念,也该知足了这年头,什么都不能要求太多 记着老弟,这夫妻夫妻,你离不开我,我离不开你他擦把眼睛,我不确定他是否流泪了 难过的时候喝酒人很容易喝醉所以我对他说,你喝不少了,小心喝多了,回不了家天气预报说今晚有雪 他很无所谓地摇头,动作很大地摇头,一看便是高了没事儿他说醉酒的人都说自己没事儿 我老婆是被我害死的当初她不让我回国,她不在乎钱多钱少,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就开心我在这边快闷死了你知道这边的日子后来她放我回去她说,她不想看我痛苦,她只是怕这个家就这样散了傻女人她为什么不再坚持一下,她都看到结果了,还是把我放回去了国内那个地方,你知道,这几年开放到什么程度像我们这样没抵抗力的,回去了,就回不来了…….他的话匣子打开,就有点收不住了 我当然能够想象得出他回去之后的情景,那是被无数先驱证明的事实:回去了,就是伟哥男,在这边,就是猥琐男同样是做男人,谁不想做个伟男而一旦做了伟男,就很少有人能回头是岸了欲望这东西,说不清道不明,不过,打开了,就很难合上 你包二奶,把你老婆给气死了这样说的时候,我的脑海里都是格格的样子,她的眼睛,她的嘴巴,她的笑,她的身体……明知不能再喝了,我还是忍不住又打开一瓶啤酒 包二奶视野太狭小他的口气里有着一丝嘲讽不能为了一棵树,放弃整座森林况且,我没打算引火烧身我老婆是个好女人他说到这里,刚才激昂的声音低下去我辜负了她 男人都是贪心的女人总想像《活着》里来福的老婆那样,用几道菜来让男人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只是自己不去尝试,单靠别人的经验决定自己的享乐极限,未免太窝囊又太愚昧 所以,无论女人有没有来福老婆的那种通透,男人,总是要自己把各式不同的菜式尝遍之后,才知道,原来,不同的蔬菜下面,真的压的都是相似的一块肉 我们分开八年对我来说是一转眼的事,对他们娘儿两个却是度日如年开始她还经常催我回去,后来就厌倦了跟我争论,随我去了儿子的心也跟着他妈越走越远我其实一直想着,再过两年,赚够钱,享够福,我就回来陪他们,再也不分开谁知道,她出车祸说走就走了我欠她的啊……他长叹口气,把头深深埋进两腿之间,佝偻着腰板的样子,很有几分衰老 我猜他在那里哭我知道那种滋味因为自己的过失,失去了再也找不回来的那种痛苦和煎熬格格离开我以后,我每次想起她来,都心如刀绞确切地说,心空空如也,比刀绞还难受因为,心被她带走了格格让我知道,什么叫做不可替代 你回去吧半响他抬起头,你老婆在家等你呢别等着到我这个时候后悔他一口气把手里的酒喝干 我我回哪里去我老婆那里吗我想回去的那个地方,已经没有人等在那里了我喝了一大口酒,不小心被呛住了,不停地咳嗽 他看着我,眼神浑浊中透着疑惑你在外面有人半晌他问 到底是男人知音呐我苦笑,咳嗽得更厉害 说来听听他掏出一根烟,点上,深深吸一口,吐出去,要不要来一根他问我,好奇让他暂时忘记了自己的悲伤 我盯着他手里的烟好一会儿,风把烟味吹过来,我贪婪地深吸一口气,是云烟,我曾经最喜欢的 不要,谢谢了我吞了口唾沫,屏住呼吸,让那缕烟味慢慢飘过我的鼻孔,我的嗅觉里,又开始弥漫着格格那熟悉的体香 在一起十年了,把烟瘾戒掉是我为格格做过的唯一一件事 格格不喜欢我抽烟,她说她不喜欢烟味,她更不喜欢尼古丁把我的身体搞垮你要好好地跟我长长久久格格每次这样说的时候,神情都很认真,一开始我总是笑她傻瓜,后来不能不被她的认真感动格格是真心对我好,我知道那么多年,除去结婚,这是她跟我提的唯一一个要求 我也没有想到我会真的为格格把烟瘾戒掉我从高中就开始吸烟认识格格的时候,我已经有二十多年的烟龄了老婆很奇怪我怎么一下子把烟给戒掉了她倒追我的时候,都是想方设法地找人帮我带外国烟,只因为我说过,国产烟抽遍了,想尝尝外国烟的味道 我一直都没有跟老婆说,我最喜欢的是云烟格格知道我的事,里里外外的,格格都知道很奇怪,认识格格的时候,我跟老婆结婚十几年了,她对我的内心一点都不了解她给了我非常好的物质基础,以为这样就是爱了这是她的爱我要的,她给不了我所以在见到格格的那一霎那,我就有一种直觉,眼前这个穿着蓝底白花旗袍,端庄秀美的女孩一定会跟我有故事 人生就是这样相信就会有奇迹 我爱上格格的同时,格格也掉进了我的温柔陷阱我没有真的想过,比我年轻十几岁的格格会安安心心地陪伴了我十年的时间如果让我回头想,只有跟格格在一起的这十年,才是生活格格让我体验到了人世的美好我是那么疯狂地爱她格格也说,她在透支一生的爱情这样说的时候,格格清秀的脸上就会划过一丝忧郁的神情,不过,转瞬即逝 格格跟我在一起的十年,曾经有过三个孩子头两个,格格自己决定做掉的发现有第三个的时候,格格犹豫了她问我,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结婚这是我们在一起十年中,格格第一次这样问我 我当时愣在那里格格从没有提到过结婚,所以,我也从来没有想过离婚离婚,对我来说,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我不爱老婆,不过,她也没有什么大错我一个穷小子能有今天,全靠老婆一家人的提携我不可能做个过河拆桥的小人还有两个孩子,都是我的心头肉我的父母吵了一辈子架,我一直有个心愿,就是让我的孩子能有一个完整和美的家庭 这样不是挺好吗我们不是已经在一起过了十年了,跟夫妻有什么区别那张纸就那么重要我避开格格的眼睛说 格格看着我的表情,没有再说什么,以后也没有再提只有一次,格格说,我们在一起十年,她为我做掉三个孩子,一个孩子算一世,三个孩子,她已经还了我三生三世的情缘那天,是感恩节我们在一起疯狂的缠绵,格格从未有过的温柔只是偶尔,她会提醒我,小心,别碰着了孩子我说,不是要做掉吗格格幽幽地说,我希望他在我肚子里一分钟,我就给他一分钟的呵护 后来我记起,那次,格格哭了,她说疼那一晚,我没有回家,一直抱着格格睡 第二天下班,我照例先到格格的住处,只看到格格的一张字条:张伦,我走了别来找我你找不到的再见了,我的爱人,保重 我一下子蒙了格格走了头天还好好的,今天她就走了没有任何征兆 格格什么都没有带走,房门钥匙,汽车钥匙,存折,都安安静静地躺在桌子上,像在沉沉地思念它们的主人 从那天起,我再也没有看到过格格她消失得是那么彻底她在这边没有什么朋友,我不知道她能到哪里去 那段时间,我真的要疯掉了 有人说,相爱一场,如果女人离开时,什么物质的东西都没有带走,那么她一定是把男人的心带走了 真的是这样格格把我的心带走了我没有心了我才知道,这个世界无论多大,有那么一个你深爱的人在那里,你拥有她,就等于拥有了世界失去她,也等于被世界抛弃 我絮絮叨叨地自说自话格格走了以后,我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像一个思维迟钝的老人我不确定眼前的这个男人能听懂我说的,我还是不停地说 我说,还是用《活着》里来福老婆那几道菜来说吧,虽然知道不同的蔬菜下面是相似的一块肉,不过,有的人,一辈子追求的就是盖在那块肉上面的蔬菜有人爱吃黄瓜,有人爱吃萝卜,我喜欢白菜,小白菜格格就是我找到的我最喜欢的小白菜可惜,我把她弄丢了 我喝干酒瓶里的酒,突然很想像在大学时那样把喝空的酒瓶向天上抛,不去管它落在什么地方最终,我还是忍住了,把它规规矩矩地放在我的脚前,那七八个空酒瓶中间 不喝了风大了该回去了没准儿一会儿就下雪了我站起来拍拍屁股有点摇晃 你喝成这样怎么开车他大着舌头问我 我就住前面那公寓我指给他看那是我买给格格住的格格喜欢湖面的风景格格走了三年了,这房子我一直不舍得处理掉,一切都保留着格格在的样子我总是抱着一线希望,或许有一天,我推开门,会看见格格像从前一样坐在沙发上,轻轻柔柔地冲我笑 你呢住哪儿怎么回去我回头问,要不,上我那里坐会儿我其实并不真心邀请他那是格格和我的两人世界 他摆摆手,不远,我坐地铁回去我要在这儿再待会儿陪我老婆待会儿我老婆活着的时候最喜欢来这里吹风 你儿子呢我记起他还有一个儿子 上大学了,翅膀硬了,压根儿不把我这个当爹的放在眼里为他妈,他都快把我当仇人了算了,不说了你那三瓶酒不喝了,我帮你喝掉吧浪费了可惜他指着我剩下的没开的三瓶啤酒说 随便还喝,小心回不了家我没有回头,冲他挥挥手再见我赶着回去等格格回来 第二天早上醒来,床上还是我一个人原来,相信并不一定会有奇迹 格格并没有像我每次做梦那样,在我醒来时,躺在我的怀中三年里,我每天都是这样盼望着醒来,然后开始失望的一天 我昏昏涨涨地下楼,想去楼下的小plaza去买杯热咖啡和热狗充饥 真的下雪了今年天冷得出奇我缩着脖子,经过昨天跟那个人聊天的地方,看见有群人围成一圈,我好奇走过去看,是他,昨天的那个男人半躺在湖边的长椅上,身上盖着一层厚厚的雪花,一只手还握着酒瓶,倾斜的瓶口处,挂着一根细细的冰棱 我站在人群外,看着他,好一会儿,听到有人说,已经打过911了 然后我的手机响了,是老婆打来的,起来了吗她问我哼一声,算是回答今天晚上几点回来老婆以为我在附近的一个城市加班每当我想格格的时候,我就找个借口在这里过一夜,就好象在这里陪了一夜格格 是,今天晚上就回去做好饭等我我没有再多说,挂上电话穿过人群,继续向前走 我想,我已经快忘记昨天晚上我跟一个陌生的男人在街上喝酒的这件事了,更不记得我对他说过什么 这个城市,每天都有生离死别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生不如死的时候,死亡就是一种最好的解脱 抬头看看天,依旧苍茫茫的灰 很多事,人都是无能无为的比如还是秋天,就已经开始下雪了,比如我还活着,灵魂却早已经被上帝收走了 我停下来,看看四周,然后想起来,我需要去买一杯热咖啡和一个热狗    嗨!美女!当我跟他异口同声地对面前经过的美女打招呼时,我才意识到,我们大概是同一类人 那个金发美女当然没有理会我们两个醉汉,远远地抛来一个妩媚的飞吻,算是答谢我们对她的赞美,然后扭动着年轻有力的腰肢走开了剩下我们两个大男人相对会心一笑 你是中国人他问我 是我点点头 从哪里来的他一边说着,一边向我这边挪近过来由于活动幅度大,他脚前堆放的啤酒瓶被他踢倒好几支他比我能喝多了刚才我就一边喝一边数他的那些啤酒瓶应该不止十瓶 北京不过,老家不是北京的我老老实实地说 在北京读书的我也是他一副了然的样子 僵局这样被打开,接下来自然会有很多话题 奇怪,人和人有的时候,即使离得很近,也会像是两团不会亲近的空气而一旦有所交流,便会发现,其实,空气跟空气是可以有很多融合在一起的地方 就像我和他,我们是人,年纪相仿的两个男人,两个在感恩节的晚上不回家游荡在异国他乡陌生角落的两个男人,面对着眼前的秋湖水,一瓶接一瓶地,想要把自己灌醉而在那一声嗨之前,我们坐在相距彼此不到三米的地方,各喝各的酒,互不理睬 你干嘛不回家一个人在这边他问我 不是家里人都在这边我把脚边的一个小石子踢开它在那里很久,我一直看它不顺眼 哈哈,跟老婆吵架了他说着,给自己灌了一大口酒还没等我开口,接着说,两口子吵架,床头吵床尾合没什么大不了的早点回家吧女人嘛,哄哄她就好了他一副过来人的口气 我怎么会不知道这样简单的道理呢四十几岁的男人,如果连这个还不知道,就真的是白活了 你呢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喝口酒问他,一个人在这边 就剩一个人了他说声音一下子落寞得像手里空着的酒瓶 哦,离婚了我接着他的话 这样的婚姻在这边太多了出来之后,很多人说,婚姻比国内时稳定其实真的很难说 婚姻这种事,跟人种国界没有关系只跟人性有关系或者跟命运有关命运有高有低,婚姻就一样面临着起落 贫穷和富贵,都是婚姻的试金石有的人只能跟你共富贵,有的人只能跟你共患难能够共你起起落落,始终没有脱出相伴的有效界限,那真的是三生修来的福气 所以很多时候,不是夫妻多么恩爱,只是两人命运顺遂,没有经历什么大波大浪的考验而已就像男人的定力,不是柳下惠多么高尚,只是那个怀里的诱惑不够大,而已 人是经不起诱惑的,就像婚姻经不起波浪 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说,再找一个这世上,两条腿的女人不是多的去了大丈夫何患无妻找一个更好的,活个样子给她看看,让她偷着哭去我安慰他 我老婆已经过世了我��嗦了一大堆之后,他说出这么一句话 我马上闭嘴今天真的喝多了我平常话不是这么多的,像个娘们 你说的也对,两条腿的女人不多了去了他看我沉默,自己又主动挑起话题,却说到一半,又打住,打开一瓶新的啤酒,一口气喝下大半瓶,然后,咂咂嘴,深深叹口气 老弟-----,他在称呼我,意味深长的感觉我把头转过去,对着他,表示倾听他应该有很多话要说 老弟啊,你还年轻不知道,人这一辈子,有些人是不能缺的,一旦缺了,是补不回来的……他的舌头有点打结,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听来像是哭声 我知道他在说什么所以我听到他老婆的事就一直闭嘴他看起来还真的像一个痴情的男人如今这样痴情的老公真是不多见了夫妻一方离世后,另一方还能如此想念,也该知足了这年头,什么都不能要求太多 记着老弟,这夫妻夫妻,你离不开我,我离不开你他擦把眼睛,我不确定他是否流泪了 难过的时候喝酒人很容易喝醉所以我对他说,你喝不少了,小心喝多了,回不了家天气预报说今晚有雪 他很无所谓地摇头,动作很大地摇头,一看便是高了没事儿他说醉酒的人都说自己没事儿 我老婆是被我害死的当初她不让我回国,她不在乎钱多钱少,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就开心我在这边快闷死了你知道这边的日子后来她放我回去她说,她不想看我痛苦,她只是怕这个家就这样散了傻女人她为什么不再坚持一下,她都看到结果了,还是把我放回去了国内那个地方,你知道,这几年开放到什么程度像我们这样没抵抗力的,回去了,就回不来了…….他的话匣子打开,就有点收不住了 我当然能够想象得出他回去之后的情景,那是被无数先驱证明的事实:回去了,就是伟哥男,在这边,就是猥琐男同样是做男人,谁不想做个伟男而一旦做了伟男,就很少有人能回头是岸了欲望这东西,说不清道不明,不过,打开了,就很难合上 你包二奶,把你老婆给气死了这样说的时候,我的脑海里都是格格的样子,她的眼睛,她的嘴巴,她的笑,她的身体……明知不能再喝了,我还是忍不住又打开一瓶啤酒 包二奶视野太狭小他的口气里有着一丝嘲讽不能为了一棵树,放弃整座森林况且,我没打算引火烧身我老婆是个好女人他说到这里,刚才激昂的声音低下去我辜负了她 男人都是贪心的女人总想像《活着》里来福的老婆那样,用几道菜来让男人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只是自己不去尝试,单靠别人的经验决定自己的享乐极限,未免太窝囊又太愚昧 所以,无论女人有没有来福老婆的那种通透,男人,总是要自己把各式不同的菜式尝遍之后,才知道,原来,不同的蔬菜下面,真的压的都是相似的一块肉 我们分开八年对我来说是一转眼的事,对他们娘儿两个却是度日如年开始她还经常催我回去,后来就厌倦了跟我争论,随我去了儿子的心也跟着他妈越走越远我其实一直想着,再过两年,赚够钱,享够福,我就回来陪他们,再也不分开谁知道,她出车祸说走就走了我欠她的啊……他长叹口气,把头深深埋进两腿之间,佝偻着腰板的样子,很有几分衰老 我猜他在那里哭我知道那种滋味因为自己的过失,失去了再也找不回来的那种痛苦和煎熬格格离开我以后,我每次想起她来,都心如刀绞确切地说,心空空如也,比刀绞还难受因为,心被她带走了格格让我知道,什么叫做不可替代 你回去吧半响他抬起头,你老婆在家等你呢别等着到我这个时候后悔他一口气把手里的酒喝干 我我回哪里去我老婆那里吗我想回去的那个地方,已经没有人等在那里了我喝了一大口酒,不小心被呛住了,不停地咳嗽 他看着我,眼神浑浊中透着疑惑你在外面有人半晌他问 到底是男人知音呐我苦笑,咳嗽得更厉害 说来听听他掏出一根烟,点上,深深吸一口,吐出去,要不要来一根他问我,好奇让他暂时忘记了自己的悲伤 我盯着他手里的烟好一会儿,风把烟味吹过来,我贪婪地深吸一口气,是云烟,我曾经最喜欢的 不要,谢谢了我吞了口唾沫,屏住呼吸,让那缕烟味慢慢飘过我的鼻孔,我的嗅觉里,又开始弥漫着格格那熟悉的体香 在一起十年了,把烟瘾戒掉是我为格格做过的唯一一件事 格格不喜欢我抽烟,她说她不喜欢烟味,她更不喜欢尼古丁把我的身体搞垮你要好好地跟我长长久久格格每次这样说的时候,神情都很认真,一开始我总是笑她傻瓜,后来不能不被她的认真感动格格是真心对我好,我知道那么多年,除去结婚,这是她跟我提的唯一一个要求 我也没有想到我会真的为格格把烟瘾戒掉我从高中就开始吸烟认识格格的时候,我已经有二十多年的烟龄了老婆很奇怪我怎么一下子把烟给戒掉了她倒追我的时候,都是想方设法地找人帮我带外国烟,只因为我说过,国产烟抽遍了,想尝尝外国烟的味道 我一直都没有跟老婆说,我最喜欢的是云烟格格知道我的事,里里外外的,格格都知道很奇怪,认识格格的时候,我跟老婆结婚十几年了,她对我的内心一点都不了解她给了我非常好的物质基础,以为这样就是爱了这是她的爱我要的,她给不了我所以在见到格格的那一霎那,我就有一种直觉,眼前这个穿着蓝底白花旗袍,端庄秀美的女孩一定会跟我有故事 人生就是这样相信就会有奇迹 我爱上格格的同时,格格也掉进了我的温柔陷阱我没有真的想过,比我年轻十几岁的格格会安安心心地陪伴了我十年的时间如果让我回头想,只有跟格格在一起的这十年,才是生活格格让我体验到了人世的美好我是那么疯狂地爱她格格也说,她在透支一生的爱情这样说的时候,格格清秀的脸上就会划过一丝忧郁的神情,不过,转瞬即逝 格格跟我在一起的十年,曾经有过三个孩子头两个,格格自己决定做掉的发现有第三个的时候,格格犹豫了她问我,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结婚这是我们在一起十年中,格格第一次这样问我 我当时愣在那里格格从没有提到过结婚,所以,我也从来没有想过离婚离婚,对我来说,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我不爱老婆,不过,她也没有什么大错我一个穷小子能有今天,全靠老婆一家人的提携我不可能做个过河拆桥的小人还有两个孩子,都是我的心头肉我的父母吵了一辈子架,我一直有个心愿,就是让我的孩子能有一个完整和美的家庭 这样不是挺好吗我们不是已经在一起过了十年了,跟夫妻有什么区别那张纸就那么重要我避开格格的眼睛说 格格看着我的表情,没有再说什么,以后也没有再提只有一次,格格说,我们在一起十年,她为我做掉三个孩子,一个孩子算一世,三个孩子,她已经还了我三生三世的情缘那天,是感恩节我们在一起疯狂的缠绵,格格从未有过的温柔只是偶尔,她会提醒我,小心,别碰着了孩子我说,不是要做掉吗格格幽幽地说,我希望他在我肚子里一分钟,我就给他一分钟的呵护 后来我记起,那次,格格哭了,她说疼那一晚,我没有回家,一直抱着格格睡 第二天下班,我照例先到格格的住处,只看到格格的一张字条:张伦,我走了别来找我你找不到的再见了,我的爱人,保重 我一下子蒙了格格走了头天还好好的,今天她就走了没有任何征兆 格格什么都没有带走,房门钥匙,汽车钥匙,存折,都安安静静地躺在桌子上,像在沉沉地思念它们的主人 从那天起,我再也没有看到过格格她消失得是那么彻底她在这边没有什么朋友,我不知道她能到哪里去 那段时间,我真的要疯掉了 有人说,相爱一场,如果女人离开时,什么物质的东西都没有带走,那么她一定是把男人的心带走了 真的是这样格格把我的心带走了我没有心了我才知道,这个世界无论多大,有那么一个你深爱的人在那里,你拥有她,就等于拥有了世界失去她,也等于被世界抛弃 我絮絮叨叨地自说自话格格走了以后,我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像一个思维迟钝的老人我不确定眼前的这个男人能听懂我说的,我还是不停地说 我说,还是用《活着》里来福老婆那几道菜来说吧,虽然知道不同的蔬菜下面是相似的一块肉,不过,有的人,一辈子追求的就是盖在那块肉上面的蔬菜有人爱吃黄瓜,有人爱吃萝卜,我喜欢白菜,小白菜格格就是我找到的我最喜欢的小白菜可惜,我把她弄丢了 我喝干酒瓶里的酒,突然很想像在大学时那样把喝空的酒瓶向天上抛,不去管它落在什么地方最终,我还是忍住了,把它规规矩矩地放在我的脚前,那七八个空酒瓶中间 不喝了风大了该回去了没准儿一会儿就下雪了我站起来拍拍屁股有点摇晃 你喝成这样怎么开车他大着舌头问我 我就住前面那公寓我指给他看那是我买给格格住的格格喜欢湖面的风景格格走了三年了,这房子我一直不舍得处理掉,一切都保留着格格在的样子我总是抱着一线希望,或许有一天,我推开门,会看见格格像从前一样坐在沙发上,轻轻柔柔地冲我笑 你呢住哪儿怎么回去我回头问,要不,上我那里坐会儿我其实并不真心邀请他那是格格和我的两人世界 他摆摆手,不远,我坐地铁回去我要在这儿再待会儿陪我老婆待会儿我老婆活着的时候最喜欢来这里吹风 你儿子呢我记起他还有一个儿子 上大学了,翅膀硬了,压根儿不把我这个当爹的放在眼里为他妈,他都快把我当仇人了算了,不说了你那三瓶酒不喝了,我帮你喝掉吧浪费了可惜他指着我剩下的没开的三瓶啤酒说 随便还喝,小心回不了家我没有回头,冲他挥挥手再见我赶着回去等格格回来 第二天早上醒来,床上还是我一个人原来,相信并不一定会有奇迹 格格并没有像我每次做梦那样,在我醒来时,躺在我的怀中三年里,我每天都是这样盼望着醒来,然后开始失望的一天 我昏昏涨涨地下楼,想去楼下的小plaza去买杯热咖啡和热狗充饥 真的下雪了今年天冷得出奇我缩着脖子,经过昨天跟那个人聊天的地方,看见有群人围成一圈,我好奇走过去看,是他,昨天的那个男人半躺在湖边的长椅上,身上盖着一层厚厚的雪花,一只手还握着酒瓶,倾斜的瓶口处,挂着一根细细的冰棱 我站在人群外,看着他,好一会儿,听到有人说,已经打过911了 然后我的手机响了,是老婆打来的,起来了吗她问我哼一声,算是回答今天晚上几点回来老婆以为我在附近的一个城市加班每当我想格格的时候,我就找个借口在这里过一夜,就好象在这里陪了一夜格格 是,今天晚上就回去做好饭等我我没有再多说,挂上电话穿过人群,继续向前走 我想,我已经快忘记昨天晚上我跟一个陌生的男人在街上喝酒的这件事了,更不记得我对他说过什么 这个城市,每天都有生离死别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生不如死的时候,死亡就是一种最好的解脱 抬头看看天,依旧苍茫茫的灰 很多事,人都是无能无为的比如还是秋天,就已经开始下雪了,比如我还活着,灵魂却早已经被上帝收走了 我停下来,看看四周,然后想起来,